贸易战对中国产业链影响
日期:2018-11-02   点击:586


贸易战对中国国内产业链的影响

 

“贸易战会以胜利告终。你们将会看到整个产业链发生转移,离开中国。”班农,2018 年 7 月,CNBC 采访。 



我们估计,出口占到了中国工业部门全部产出的 30%(图 C1):这包括(113%的直接出口(2%对美国的出口,和 11%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和,(217%的支撑出口的国内产业链(3%支持对美国的出口,14%支持其他出口)。这些生产中到底有多少会受到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

历史表明,美国加征关税有可能会使一些厂商将生产搬离中国,但是影响仅限于部分出口到美国的产品。以美国对中国洗衣机征收反倾销反补贴税为例:在美国对中国洗衣机进行双反调查后,中国洗衣机对美国的出口萎缩,但是国内需求和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则继续增长(图 C2)。在美国,洗衣机价格上涨了 15%,美国本土的洗衣机厂商惠而浦则遭受了利润和股价的下滑。

中国能留住产业链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中国自身的市场规模。2017 年,中国市场总共销售了 5000 万台洗衣机,同期美国国内销量为 1000 万台,欧洲则为 2900 万台。中国不仅市场规模大,增速也领先:2017 年,中国的洗衣机销量增长了 300 万台,同期美国增长了 20 万台,欧洲增长了 130 万台。其他家电的情况也是类似的,中国国内需求大多占主导地位。

中国可能会向其他国家出口更多的中间品,再进行加工装配并出口到美国。2017 年,中国 57%的出口是由中国的公司进行的。这些公司可能将高附加值产品的生产留在中国,将低附加值产品的生产转移到墨西哥或者东盟国家。

从中国的角度看,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改善经商环境,使得对美国以外国家出口的产业链仍然留在国内。人民币贬值将会有所帮助。我们预计,到 2019 年年底,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将会达到 7.4。2019 年,政府可能会考虑下调企业税负、进口关税,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增加财政赤字以适度增加投资。我们同时认为政府应该在 2019 年降低 GDP 增长目标,而不是实施大规模刺激政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未来两年将会有 2%的工业生产转移出中国,对 GDP 增长的负面影响约为 1%,这虽然痛苦但整体影响可控。我们还详细讨论了对不同工业部门和就业的影响。


贸易战:中国产业链所面临的风险


史蒂夫班农在 2018 年 7 月 18 日的电视采访中说,“贸易战会以胜利告终。你们将会看到整个产业链发生转移,离开中国。”投资者的确在担心这种风险。关于产业链逐渐移出中国的报道在在贸易战爆发前就已出现。中国成本的上涨推动了一些行业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越南的耐克鞋产量已经超过了比中国。贸易战是否会加速这一过程,并最终使得中国和世界经济脱钩

这种担忧并非毫无根据。制造业的“空心化”的确在其他东亚经济体发生过。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日本,家具、纺织、机械、汽车等许多行业的国内产量逐年下降(图 3)。在 2010 年的韩国,工业产出停止了增长(图4)。更不用说香港,其制造业几乎已完全消失。

中国的经济规模显然更大,但其当前所面临的关税冲突也很不寻常。考虑到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产业链如果迁出中国,将会对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跨国公司的盈利将会受到影响,美国、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的家庭的收入和购买力也会有变化。

产业链调整的影响可能不局限于经济领域。如果托马斯弗里德曼是对的 ,全球产业链还有助于防止世界各国之间的冲突。大规模的全球产业链重排可能会扰动全球政治平衡并增加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

我们尝试量化贸易战对中国产业链的影响。我们从过去几年美国针对洗衣机进行“双反”的案例出发,并将结论推广到更广泛的工业领域。最后我们估计了中国产业链可能发生多大规模的的迁徙。


案例研究:洗衣机贸易战


我们从过去几年美国对洗衣机进行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开始我们的分析。从这一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关税政策的影响下,全球产业链在几年内是怎样进行了多次的跨境转移。这对我们判断中美贸易冲突中已被加征关税的 2500 亿美元产品的产业链将如何应对是一个很好的参考。这一案例它同样还显示了贸易战对美国消费者和美国主要的洗衣机生产商惠而浦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图 5 显示了美国对洗衣机进口征收关税的时间表,以及这些关税对美国洗衣机进口的影响。


图5:美国的洗衣机进口

• 2011 年 3 月,惠而浦针对从韩国和墨西哥进口的洗衣机向美国政府提交了请愿书。韩国和墨西哥是当时美国最主要的洗衣机进口国。2013 年 2 月,美国对来自韩国和墨西哥的洗衣机征收反倾销反补贴税。这两个国家的洗衣机出口随即迅速下降。

• 韩国洗衣机厂商随后将生产转移到中国。到 2015 年,中国已经占了美国洗衣机进口额的 67%,远高于 2011 年的 7%。韩国品牌的洗衣机(LG 和三星)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也并未下降。依托从中国向美国出口韩国品牌洗衣机,韩国品牌的市场份额在 2012-2014 年甚至有所增加。

• 2015 年 12 月,惠而浦针对中国的洗衣机再次提交请愿书。美国于%2 年年初对中国制造的洗衣机征收反倾销反补贴税,中国对美国的洗衣机出口急剧下降。到 2017 年,中国在美国洗衣机进口中的份额再次降到了个位数。然而,韩国洗衣机厂商再次将生产转移到越南和泰国,通过这两个国家向美国大量出口洗衣机。

• 意识到针对单个国家征收关税难以保护其国内市场,美国最终在%2 年年初对所有进口洗衣机全部征收关税。

美国消费者承担了额外的关税

早期,美国对特定国家的反倾销反补贴似乎对于美国国内市场没有产生有意义的影响(图 6),美国继续进口洗衣机,尽管来自不同的国家。但是在全面关税实施的时候,事情开始起了变化:

1. 2018 年 1 月至 7 月,美国洗衣机进口量同比大幅下降 21%;

2. 美国洗衣机价格同比上涨 15%(图 7);

3. 三星于 2018 年开设了第一家美国洗衣机工厂.LG 的美国工厂也即将开业。

最终,美国通过施加全面贸易壁垒的方式将洗衣机生产带回美国。但是 “美国制造”的成本最终由美国消费者承担,他们不得不面对洗衣机大幅涨价。与此同时美国的洗衣机厂商也并没有获利。惠而浦的股价今年以来下跌了 25%:美国对钢和铝征收额外关税导致其生产成本大幅上升,削减了盈利。


美国加征关税对韩国的影响巨大,但对中国的影响很小

无论是韩国还是中国的产业链,对美国的贸易壁垒的反应都十分灵活而迅速。LG 和三星成功的将洗衣机的生产从一个国家迅速转移到另一个国家,有时甚至在反倾销和反补贴税生效之前就已经完成了产业链的转移。然而,美国加征关税对韩国和中国洗衣机行业的整体影响非常不同。韩国的洗衣机制造业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2017 年,韩国的洗衣机产量较 2012 年下降了约 30%,出口量下降了 50%。韩国将洗衣机供应量的上游留在了国内,并增加了对中国、以及后来的越南和泰国的洗衣机零部件的出口(图 14),但这不足以扭转其洗衣机产量下滑的趋势。不仅仅是对美国,韩国队其他国家洗衣机出口也下降了(图 8)。

虽然中国对美国的洗衣机出口也遭受到了关税的严重影响,但中国整体洗衣机产量几乎没有受到影响。2015—2017 年,中国洗衣机产量继续以同样的速度增长(图 9)。为什么美国关税对中国和韩国产生了不同的影响?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是国内市场和出口市场的相对规模。韩国的洗衣机行业是出口导向的,其国内市场的增长已经停滞,而美国是其主要的出口目的地,在关税实施前占到了出口的 40%。因此,当美国对韩国征收高额的关税时,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当年的出口,还有整个行业未来的增长前景。将产业链迁走的收益超过了成本。

与此相对的,中国的洗衣机产业主要服务于国内市场。2016 年,中国生产了 6600 万台洗衣机,其中 4700 万台都在中国销售,并且国内市场在持续增长。无论出口的情况如何,服务国内市场的洗衣机生产都不太可能转移到其他地方,至少在短期内如此。中国的出口目的地也更加多样,美国仅占中国出口的一小部分。美国加征关税导致了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下降,但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并未受到影响。

事实上,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洗衣机市场。2017 年,中国总共销售了 5000 万台洗衣机,美国则为 1000 万台,欧洲则为 2900 万台。(图 10)。中国的市场规模同时也在快速增长:2017 年,中国的洗衣机销量增长了 300 万台,美国增长了 20 万台,欧洲增长了 130 万台。(图 11)。对于任何一个关注全球市场的洗衣机厂商而言,中国都是重点关注的市场。


来自家电行业的更多证据


我们将分析扩展到更多的产品。我们研究了一些在贸易战中被美国作为目标的家用电器:厨具、空调和冰箱。我们的分析还包括洗碗机(在四月份最初的 500 亿美元清单中,但后来被剔除)和微波炉(目前为止没有在任何清单中)。

从相对市场规模大小的角度来看,我们发现目前被美国加征关税的几种产品和洗衣机的情况是类似的(图 12)。具体而言:(1)美国出口占比较小,冰箱为 7%,空调为 5%,厨具为 8%;(2)中国国内市场规模庞大,中国产量的一半以上在中国国内销售;(3)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也很大,并且较为分散,对美国之外国家的出口所占比例在 24%到 31%不等。这些证据表明,美国加征关税对这些产品的中国国内产业链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一个关键的问题是,美国加征关税是否会影响中国对其他国家出口的产业链。在洗衣机的案例分析中,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但是在正在进行的贸易纠纷中,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风险。我们将在本文的最后回到这个问题。

有意思的是,美国市场份额占比较大的洗碗机和微波炉并不是美国关税针对的目标。如果美国对它们征收关税,那么可能对中国的产业链造成更大的破坏。美国最终将它们排除在关税清单之外可能并不是一个巧合。在我们另一篇报告《贸易战将影响美国消费者》中,我们认为美国的关税策略是尽量减少对美国经济和消费者的影响。他们更倾向于打击可以替代的产品,并倾向于避免对中国市场份额较高的产品征收关税。所以美国所豁免的产品恰好也是中国向美国出口较多的产品。


对中国全部制造业的扩展分析


我们进一步扩展我们的研究以涵盖所有制造业。使用世界投入产出表(WIOT)的数据,我们计算了中国的 17 个制造业行业类别的总产量,以及每个行业产出的国内和出口目的地。最新版本的 WIOT 基于 2014 年的数据。

上述对全部制造业的分析进一步证实了此前案例研究的主要结论。也就是说,(1)比起出口,中国制造业更加依赖国内市场;(2)在行业层面上,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也非常有限(图 13)。

• 除家具业外,17 个行业中的其他所有行业的国内需求均远大于出口需求。平均而言,只有 13%的工业产品用于出口,其中只有 2%出口到美国。

• 传统出口导向型产业的出口份额较大,如家具(55%),电脑和电子产品(35%),纺织品和服装(24%)以及电气设备(21%)。食品(3%),石油(3%),金属(5%)和汽车(5%)的出口份额微乎其微。

• 在 17 个行业中,美国出口份额最高的是家具(14.1%),电脑和电子产品(6.8%),服装(4.2%)和电气设备(3.1%)。换句话说,这些是最容易受到美国关税影响的行业。其他行业的美国出口份额非常小,约为 2%或以下。

• 在这些更易受到影响的行业中,2000 亿美元的美国关税清单已经包括许多家具产品,这些产品对中国的潜在损害可能很大。美国还对一些电器设备产品征收关税,例如消费电器。正如我们之前讨论的那样,对中国的影响可能很小。到目前为止,美国关税清单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计算机和电子产品和服装行业,这可能是出于保护美国国内消费者的考虑。


衡量对美出口对中国产业链的影响


回到最初的问题:中美贸易战可能对中国的产业链产生什么影响?我们考虑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我们的基准情况,由于对美出口产业链的部分转移,在未来两年内将会有 2%的工业产出从中国转移到国外。第二种情况是一种极端场景,即假设服务于美国市场的产业链将全部迁出中国。

事实上,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只有部分的产业链会迁出中国。

• 其他国家没有足够的技术劳动力和基础设施来取代中国,至少在短期内如此。价值低的简单商品可能会被淘汰,但是更加复杂的、中国更具竞争力的产品生产可能仍然留在中国。中国厂商和美国消费者将会分摊关税提高的成本。

• 我们预计到 2019 年底人民币兑美元贬值至 7.4。这将有助于抵消部分关税的影响,并推动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

• 厂商可能会将装配工厂搬出,但在中国保留一些上游产业链。这正是美国对韩国征收关税后韩国洗衣机厂商的情况:洗衣机整机出口下降,但零件出口大幅增加(图 14)。


举例而言,假设美国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手机征收关税。苹果公司可能会转移 iPhone 的最终组装地,选择在另一个国家来为美国市场组装 iPhone。但苹果价值链中各个零件供应商的生产不太可能随之转移。iPhone 的中国供应商将继续在中国生产 iPhone 所需的配件。

作为我们的基准情形,我们预计 2019-2020 年将有 2%的工业产出流出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国的出口及其上游占中国工业产出的 5%,包括了 2%的直接出口和 3%的上游产业链。我们假设一半的直接出口会被迁出,但是部分的产业链将会留在中国。同时,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不会受到贸易战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对中国 GDP 的冲击将为 1%(两年累计),并造成制造业 400 万个就业岗位流失。非制造业也会受到冲击,受影响的就业岗位数量约为 170 万个,主要是批发和物流等支持制造业的部门。我们测算对失业率的总体影响在 0.8%左右。这一影响是痛苦的,但在宏观层面上是基本可控的。值得注意的是,产业链的重组是渐进的,因此这一影响可能会在未来几年逐步显现。

在第二种情形下,我们估计了贸易战可能造成的最大损害。这一情形下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会全部降为零:关税和其他壁垒使得出口变得如此昂贵,以至于所有服务美国市场的产品都转移到中国以外。我们进一步假设所有上游的产业链也受到影响并且远离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工业产出将下降 5% (图 15),制造业对非制造业的溢出效应会影响到 1.2%的非制造业产出。制造业与非制造业累计对中国 GDP 的总体冲击则会达到 2.6%。

在这种情况下,约 970 万个制造业岗位将会流失,其溢出则会影响到 630 万个非制造业就业岗位。对中国的失业率的影响可能达到 2.3%。这当然不是一个小数字,但仍然可以说在可控的范围内:在 1998-2000 年中国国有企业改革期间,有 2140 万人直接从国有企业解雇,这一数字尚未计算任何第二轮影响。

产业链转移的影响也因行业而异。贸易战将对出口导向型行业产生最严重的影响,包括家具(最大影响为 15%),计算机和电子产品(12%)以及纺织品(8.6%)。另一方面,制药,食品,水泥和汽车行业受贸易战影响最小(图 16)。就业方面,纺织和服装行业将对失业贡献最大(280 万),其次是计算机和电子产品(150 万)。


结论


贸易战将对中国和美国造成损害。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关键是要改善外资和私营企业的经商环境,这有助于把对美国以外的国家出口的产业链留在中国。这些出口占中国工业产值的 25%,是美国出口产业链产量的五倍。

中国的增长将在 2019 年放缓,但整体经济是可控的。人民币贬值有助于缓解外部压力。我们预计到 2019 年底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将达到 7.4。政府可能会考虑在 2019 年降低企业所得税和进口关税,开放服务业,以及增加财政赤字以适度增加投资。我们认为中国还应该设置更加灵活的增长目标。政府可以将 2019 年的目标下调至 6.0%,或者设立为 6.0-6.5%之间的一个区间。这样的政策将有助于提高投资者对中国的信心。我们期待贸易战会进一步推动中国国内改革的进程。

联系方式Contact Us

公司固话:0760-88321906

邮箱:SL1984GJW@163.COM

联系人:高先生

手机号码:13322906464

地址:中山四路顺景花园四期8卡商铺

扫一扫
关注我们